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武侠

强奸朱竹清

[db:作者]2022-07-23 11:20:03

鬥羅之強奸朱竹清

   「舞奴,快點裹……妹夫的……快點……對對……就是這樣……恩~~~不錯不錯
……用心點。」

  小狂坐在屋外一個木頭做的靠椅上……小狂胯下,穿着粉紅色内衣的小舞,
正用手揉着小狂的睾丸,用嘴吸裹着小狂的大肉棒……「呵~」

  小狂輕笑一聲,伸出雙手抓起小舞的胸部用力的揉捏着……小舞沒有反抗,
而是更加專心的裹着小狂的肉棒。

  小狂已經在這呆了将近1個月的時間,小狂天天調教着小舞,本來小舞剛開
始的幾天還反抗,不過到了最后,在小狂的調教下,小舞已經徹徹底底被調教成
了一個合格的性奴。

  小狂雙手力度又變大了一分,「要射了。」

  小狂說了一聲……小舞用嘴使勁的吸裹……小狂渾身繃緊,一股陽精射入了
,小舞的喉嚨,小舞全盤接收……小舞放開小狂的肉棒,将精液全部咽到肚子裏
,然后用手抓住已經軟掉的肉棒,用嘴開始清理……「你……你今天做的我還算
滿意……可以了。」

  小狂等小舞舔幹淨肉棒,用手拍了拍小舞的臉頰,示意她可以結束了。

  小舞放開肉棒,跪在小狂的面前……「你今天做的不錯……很不錯……我很
滿意。」

  小狂靠在椅子上說道。

  「謝……主人誇獎。」

  小舞滿臉笑容的說道。

  「恩。」

  小狂點了點頭。

  「去做飯吧。」

  「是。」

  小舞站了起來,走進森林,過了幾分鍾,小舞摘了一些果實回來……小舞半
跪在小狂身旁,用嘴要了一口水果,将果肉絞碎,喂到小狂的嘴裏。

  小狂很爽的享受着……将果實都吃完,小舞收拾了一下……「聽說……明天
你的一個姐妹要來。」

  小狂看着身旁上身全裸,下半身只穿了一件粉色小内褲的小舞問道。

  「是啊,主人……明天朱竹清會來找我……聽說戴淋白要去獸神島接收獸神
的傳承,還要在那裏修行成神……最快的時間也要修行1年慢的話起碼要幾十年
……所以朱竹清想上這裏來陪我。「哦。我懂了……」

  小狂淫笑着說道。

  「主人,想要她?」

  小舞一眼就看出了小狂的心思。

  「怎麽?不可以?」

  小狂用右手的食指挑起小舞的下巴問道。

  「當……當然不是……主人要想……舞奴一定盡力幫主人。」

  小舞立刻辯解道。

  「很好……我就是要你這樣……去幫我解決。」

  小狂指了指已經立起來的肉棒說道。

  「是。」

  小舞站起來,将内褲脫掉,站在小狂肉棒的上面,用已經濕了的小穴對准肉
棒。

  ‘噗通’一聲,小穴完全沒入肉棒中。

  「恩……啊啊……恩哈吖……恩啊……主人啊啊……主人的肉棒好大啊……


  「恩啊……啊啊啊……哈啊……恩啊啊……」

  第二天——小狂坐在木屋的椅子上,手摸着跪在椅子旁邊穿着粉紅色長裙的
小舞的腦袋說道:「一切都安說的做聽到了沒有。」

  小狂說道。

  「是……」

  小舞點了點頭……「小舞,在嗎?」

  木屋外一個冷峻的女聲響起。

  「來了。」

  小舞輕聲說道。

  「去吧……」

  小狂拍了拍小舞的頭。

  「是。」

  小舞站起身來,走去開門……木門打開,一個黑色長發的美麗女子走了進來
……女子看到小舞,高興的抓起小舞的手,「小舞,好久不見啊……我想死你了
。」

  「呵呵……竹青我也想死你了……你也真是的……這麽多年了都不來看看姐
妹我。」

  小舞故作責怪的說道。

  「呵呵……對不起啦……我會補償你的。」

  朱竹清笑道。

  「恩……呵呵……你這次要跟姐妹多住幾天……多陪陪姐妹啊。」

  小舞熱情的拉着朱竹清的手,走進客廳。

  「呵……那是自然……诶……小舞……這是?」

  朱竹清看到小狂,本來笑容的面孔一下子變冷……‘怎不愧是個冰美人。

  ’小狂不由想到。

  「哦。他啊……他是昨天來的……說是迷路了……要在這住一宿……我看他
可憐就讓他在這住了一宿,一會我還要把他送出去呢。」

  小舞表演的可以說是天衣無縫。

  「哦……這樣啊。」

  朱竹清點了點頭,用冷冷的眼光盯着小狂。

  「呵呵……我叫小狂……你好。」

  小狂對朱竹清的冷視熟視無睹,熱情的伸出右手,順便又暗暗打量着朱竹清
……烏黑的長發,瓜子臉,和小舞截然相反的美麗臉孔,小舞是可愛。

  朱竹清的俊美。

  比小舞還要大上一圈的巨乳。

  豐滿的臀部,看來戴淋白沒少‘愛’她。

  「朱竹清。」

  朱竹清冷冷的伸出右手和小狂握了一下,然后就收回去了……朱竹清對不認
識的男子一向很冷……「對了……竹青……我特意爲你煮了一碗湯……你要不要
喝。」

  小舞微笑着對着朱竹清說道。

  「好啊。」

  朱竹清笑道。

  小舞歡快的走進廚房,拿湯……客廳裏就剩朱竹清和小狂兩人,朱竹清就像
一個冰塊一樣站在……‘媽的……一會就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小狂狠狠的想到,不過臉上還是溫和的微笑。

  「竹青,來喝嘗嘗。」

  小舞熱情的将湯遞給朱竹清……「好的。」

  朱竹清毫不猶豫的結果湯,拿起小舞遞過來的湯勺想都沒想就将湯喝進嘴裏
……誰會懷疑同身共死的好姐妹呢?……「怎麽樣……好喝麽?」

  小舞看到朱竹清把湯喝完,着急的問道。

  「恩……味道不錯。」

  朱竹清微笑着回到。

  「恩?!!」

  當朱竹清要将碗還給小舞的時候,朱竹清感到渾身無力。

  「這……」

  朱竹清愣是沒想到,自己的好姐妹會陷害自己,頓時有些呆住。

  「對不起……朱竹清……我也不想害你……不過這是主人的命令。」

  小舞不敢和朱竹清正視……心虛的說道。

  「主……主人?」

  朱竹清一愣……然后瞅向小狂。

  「呵呵……沒錯……我就是她的主人。」

  小狂淫笑着抱過朱竹清……朱竹清想将他推開卻渾身無力……連魂力都無法
發出……「呵呵……不要動了……你喝了化骨斷脈湯……現在的你只是廢人一個
了。」

  小狂淫笑着說道。

  「你……」

  朱竹清憤怒的看着小狂……「哈哈。不要白費力氣了……好好享受吧。」

  小狂抱着朱竹清走進早就准備好的房間,房間很樸素只有一張白色的大床…
…「你,把外面收拾一下。」

  小狂指着小舞命令道。

  「是。」

  小舞看都沒看一眼朱竹清,應該是不敢看,轉身收拾起地上的碎片……朱竹
清絕望的看着小舞的背影……小狂将朱竹清推到床上……自己也跳到床上,伸手
将朱竹清的黑色連身衣脫掉。

  「你……住手啊。」

  朱竹清怒目抵抗……不過渾身無力……連個手指頭都動不了……「呵呵……
你會我就讓你爽上天。」

  小狂淫笑的說道……等小狂将朱竹清的衣服全部脫掉……小狂伸手掂量了一
下朱竹清的大乳房……「不錯嘛……這麽大……和奶牛一樣。」

  「你……你個畜生……不要說。」

  朱竹清憤怒的流出了眼淚……她做夢也沒想到,本來只能戴淋白碰的身體,
現在被一個陌生的男子碰到。

  「你放心……我會讓你爽的……相信我」

  小狂笑了一聲……左眼變成白金色,看着朱竹清……一堆數據從小狂的腦海
中顯示出來名字:朱竹清。

  性别:女。

  能力:魂力。

  獸魂:幽冥靈貓,。

  地:鬥羅大陸。

  封号:幽冥。

  魂力:97級。

  婚姻:已婚。

  丈夫:戴淋白。

  性格:冷酷,果斷,對朋友很溫柔。

  奴隸指數:4星半。

  征服難度:3星。

  性程度:敏感。

  征服方式:虐待4星,溫柔:半星。

  易高潮方式:乳噴,后庭,爆插,耳朵。

  變身后:尾巴。

  「懂了。」

  小狂淫笑一聲。

  「原來是個騷貨啊。」

  小狂諷刺的笑道。

  「畜生……有種你就殺了我……不許侮辱我。」

  朱竹清憤怒的喊道。

  「是嗎?」

  小狂雙手抓起朱竹清的大乳房,使勁的揉捏。

  「啊~~」

  朱竹清被小狂揉的,一抖,乳房中噴出一股液體……「乳汁啊。」

  小狂感歎一聲。

  小狂俯身,用嘴咬住,朱竹清的乳頭。

  「啊~~~不要。」

  朱竹清想反抗……不過不能。

  一股乳汁噴入小狂的嘴裏……小狂一邊吸裹着朱竹清的乳頭,一邊用手揉捏
着朱竹清的另一個乳房……「啊~~~不要啊……啊……」

  小狂剛吸不到幾分鍾朱竹清就到達了一次高潮。

  「果然是個騷貨。」

  小狂笑了一下……将肉棒拿住,對准朱竹清已經濕了的小穴。

  一挺身。

  「啊——」

  朱竹清又叫了一聲。

  「騷貨……看我不插死你。」

  小狂喊了一聲,一鼓作氣,将肉棒全部插入朱竹清的肉洞裏,用上自己最快
的速度開始抽搐。

  「啊……額額額啊啊啊啊……好快啊啊啊……額額額……啊啊啊恩啊……可
惡啊……你快拔出來啊啊……額啊啊啊……恩啊啊啊~~~~」

  朱竹清剛過一個高潮,現在小狂的狂插中又迎來了一次高潮……「爽啊……


  小狂不由叫了一聲……朱竹清的小穴雖然沒有小舞的緊,不過肉洞裏水淋淋
的,還很肉實,給了小狂另一種快感……小狂繼續抽插……「啊啊……恩恩啊啊
啊……哈啊餓……恩啊啊……大肉棒啊啊……哈恩啊啊……好大的肉幫啊啊……
啊……繼續啊啊啊……插死我啊啊。哈……恩啊……大肉棒插死我啊啊啊……」

  高潮了兩次朱竹清的意志也有些變弱。

  「騷貨……爽不爽啊。」

  小狂笑道。

  「好……好爽啊……恩啊額啊……大肉棒啊啊。哈恩啊啊……好充實啊啊…
…繼續插啊啊……」

  朱竹清的欲望越來越大……最后變得連自己都不知道說什麽了。

  「爽啊……」

  小狂一挺身,将陽精射入了朱竹清的肉洞……「啊~~~去了。」

  朱竹清也在這個時候迎來了她的第三次高潮……小狂抽出肉棒,将肉棒對准
朱竹清的后庭。

  挺身……肉棒整個沒入朱竹清的菊花裏。

  「啊~~~」

  朱竹清一聲浪叫……小狂繼續開始使勁的抽插。

  「啊……啊啊阿啊……大肉棒……哈啊。恩啊啊……好爽啊啊……插入屁股
了啊啊……哈恩額啊啊啊……爽死了啊啊……繼續繼續。啊啊啊使勁插啊啊」

  朱竹清一聲忘情的叫着。

  小狂使勁的抽插,伸出兩只手,使勁的揉着朱竹清的大乳房……「啊啊阿啊
……哈……恩啊啊……不要這麽使勁啊啊……又要噴了啊啊。哈恩啊啊……下面
好爽啊啊……又要去了啊啊……啊啊」

  朱竹清被小狂弄得欲仙欲死,馬上就要達到第4次高潮了……這時小狂突然
停止抽插,雙手也放開朱竹清的巨乳……「恩~~~怎麽停了……繼續啊啊。」

  朱竹清扭着腰,想自己迎合小狂……小狂抽出肉棒,在朱竹清的面前晃悠。

  右手揉着朱竹清的乳房……「承認我是你的主人……我就插進去……」

  小狂威脅的淫笑道……「不可能……」

  聽到這句話……朱竹清本來已經失去理智的頭腦一下清醒了一點。

  頓時堅決的回答道。

  「是嗎?」

  小狂右手又加大了一番力道。

  「啊~~~」

  朱竹清狼叫一聲……胸部噴出一股乳汁……「叫還是叫?」

  小狂又問道。

  「不叫。」

  朱竹清說道。

  「好。」

  小狂右手變成粉紅色,一股液體抹在朱竹清的乳房上。

  「你做什麽?」

  朱竹清震驚到。

  「讓你叫我主人而已。」

  小狂淫笑道。

  過了一分鍾……藥效生效。

  「恩啊~~~……」

  朱竹清感到渾身燥熱,小穴和屁眼就好像有好幾千只螞蟻爬過一樣。

  「叫還是不叫。」

  小狂問道。

  「不……不叫。」

  朱竹清回到……不過這次好像有些口不對心……「是嗎?」

  小狂在朱竹清的小穴上摸了摸……「啊……啊啊啊……啊!!!」

  朱竹清叫了一聲……小狂迅速收回手……小狂把握的很好每次都在朱竹清快
要高潮的時候停手……這樣一來二去,整了将近十幾次,才逼得朱竹清流淚叫了
一聲:「主人……快插我。」

  小狂輕笑:「這才對嘛。」

  說着小狂一挺身……将肉棒插入朱竹清的肉洞……「啊~~~」

  小狂快速抽插……「啊啊……主人啊哈恩啊啊……喜歡大肉棒啊啊啊……去
了啊啊……高潮了啊。哈啊……恩啊啊……」

  朱竹清渾身一抖,盼望已久的第四次高潮終于來了……「主。、、主人……


  朱竹清到達第四次高潮的時候……小舞走了過來……小狂看去……小舞穿着
一身粉色的性感内衣,下體已經黃河泛濫……小舞一臉饑渴的看着小狂……「主
人……舞奴也想要。」

  小舞加緊濕潤的雙腳說道。

  「好……你上來吧……将叫對着我劈開。」

  小狂說道。

  「是。」

  小舞歡快的叫了一聲。

  跳到床上,雙腳劈開,對准了小狂……小狂将朱竹清換個造型,讓她像狗一
樣趴在,小狂将肉棒插入朱竹清的肉洞中,将右手插入小舞的小穴中……屋裏滿
是春意……




您好,您暂时不能浏览帖子的全部内容,请 登录 | 没有账号? 请 注册

上一篇:魔王女奴传

下一篇:返回列表